浮生一日

【天官赐福/双玄】少年曾倾酒

江欲行:

像师青玄这样骄纵的小公子,贺玄在人间见过很多。


早年他也是惊才绝艳的一方人物,同窗皆以为他必定是他们之中最先金榜题名的那个。哪知却因不通官场上的勾当,被人暗自记恨,偷换了试卷。


白纸上交,自然没了金榜,可那被换下的试卷,却也并非全无用处。


贺玄看着那平日无多少墨水的榜眼骑着高头大马回乡,瞧见他,还特地朝他拱手。“哎呀贺贤弟,平日愚兄多承蒙你照顾,今日有幸中举,来日必不忘同窗旧谊。”


马蹄扬起的尘灰,溅到了他的脸上。几年后他明白过来,这些人靠打点,夺走了他的仕途。也许那些打点是他家里人做的,对方也不知道顶替的是他的名额,可他们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享受着一切。


还有抢走他未婚妻与妹妹的大户,害死两条人命后,转头便高高兴兴地铺上十里红妆,去嫁自己的女儿。


同样是姑娘家,她们怎么嫁得这么舒心呢。


等到又开始做生意,他渐渐发觉,其实富贵人家的公子小姐才好骗呢。


被家里人哄了一辈子,以为天底下的人都古道热肠,至诚至信。


师青玄犹是如此。


什么都不用做,出生便是富贵之家,家道中落也有兄长相护,天材地宝不要命地砸到他身上。只肖笑嘻嘻地叫声“哥哥”即可。


黑水沉舟用五十个身份监视上天庭神官,不消片刻便摸清师青玄了的喜好,选定地师明仪的身份接近他。他已料定风师青玄本身并无飞升的资质,心性脆弱,良善可欺,靠着哥哥给的一身法宝作威作福。


他只不过是“制造”了几次危机,又奋不顾身地相救,末了,再不阴不阳地嘲他几句。师青玄只会记得“明兄”多次出手相救,嘴巴有点坏,性格不讨人喜欢,但是,待他很好。


呵,因为“地师”就是专门为了接近他的角色,除了师青玄,离其他神官越远越好。


况且师青玄为人好交友,见不得人拉单,地师明仪性格孤僻,反而总叫他记得做什么事都捎上。多叫一次,便多救他一次,每救他一次,又多信一分。


“明兄,救我!”


救到后来,他连哥哥都不喊了,喊的是地师明仪。


即使到了黑水岛上的宫殿外,他也仍旧设计了骷髅从水中犯难,从而出手相救。


一如他过去常做的那样。


陪他穿女装,陪他看灯,陪他九州四海地游荡,陪他不要钱似的撒功德,世间极乐不过如此。


他们同年同月同日生,在世上,已是极巧合的存在。


可是青玄啊,每次陪你做这些事情的时候,我都一遍遍提醒自己,这些都是你从我这里抢走的。


你挥霍功德,我娘病死街头,你满身天材地宝,我父亲挨饿受冻。你们兄弟逍遥快活,超脱轮回,我贺玄红尘泥地里摸爬滚打,屠尽仇人力竭而死,杀千鬼终至绝境。


我最亲的人、最爱的人,都因为你而不得好死。


被替换掉的命格,是我今生永远不想再记起的噩梦。


谁跟你是朋友啊,你和你哥哥从我手中夺走的东西,我迟早要一一讨回来,你们加诸在我贺玄身上的苦难,也要一分不落地尝一遍。


那出血社火好看吗?


多看看,你们的下场比这更精彩。




“你要去的地方,将会变成你永远不想再记起的噩梦。”


“你最亲的人、你最好的朋友,全都会因你,死无葬身之地!”


其实他本可以只说“最亲的人”的,因这一丝道不出说不明的私心,额外加上了“最好的朋友”,看着师青玄一遍又一遍向自己确认,明兄,你是我最好的朋友。


也确认,之后的一切,足以让他痛苦到发疯。




唯一超出贺玄预料的,大概就是师无渡死前毫无悔改之意。


他没忍住,叫师无渡得逞。


飞升之人,须心性坚韧,有着异样的执着。


贺玄渐渐回过味来,虽然师无渡确实因心高气傲,在意那高位。可他修道之路的执念,是要为弟弟逆天改命,喜乐长寿。


“想死?想得美。”


让你们兄弟投胎,来世继续兄友弟恭?我偏要将你困在身边,叫你们阴阳两隔,永生永世再难相聚。




水师神格陨落,身首异处,风师褪去神力,化为凡胎。


上天庭诸神略有唏嘘,又恭贺那新飞升的神官了。


凡间信徒转而去拜了新的神,立了新的庙。


昔日倾酒台上,无知无觉飞升的少年,终是死了。




君倾酒,我沉舟,风师执扇,地擎铲。


命格本不相干,奈何造化弄人。


使君引我为知己,而我视君如仇敌。


本是同年同月同日生,无缘同年同月同死。


——《双玄谣》

评论

热度(16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