浮生一日

魚與花:

听着性空山,突然就想到了天尊跟殷侯。加上最近清羽和keiko两位的短文,根本忍不住地展开联想。

我还是不喜欢让天尊殷侯实打实地成为一对儿。但是又觉得他们的牵扯远比couple要吸引人得多。
天尊对殷侯是什么感情呢。
妖王说天尊很笨,因为他永远只中意一样东西。妖王活着的时候,天尊的眼睛从来没有从他身上移开过;等妖王死了,天尊茫然四顾,再也找不到那个身影了。
然后他的眼睛,不知不觉中落在了手边,那个永远跟他并肩的人。
这个人小时候跟他打过架,抢过床,吃着一模一样的酱油面,也一人一边小手拉着妖王,听妖王讲着世间的美好。
这个人跟会无可奈何地陪着他逛街,时刻准备着把人从古董店中捞出来防止他迷路打穿十三面墙,也会在他失控时准确地于漫天刀锋般的飞雪中扣住他的双手,于是雪中镜和魔王闪的内力疯狂地碰撞撕扯,直到两人都精疲力竭。
他们同是武林的巅峰传奇,可转身却连命运都是一样的悲戚无奈。
孤独百年。万人嫌。
凑合一下,悲催的酱油组看起来可能就不那么悲催了。
对天尊来说,殷侯大概是他这百年孤独中,与这个世界唯一的联系了。

后来,殷侯有了爱人,是一个明媚的姑娘。那个姑娘以命克命,生生地把殷侯的命盘改写了。
殷侯要成亲了。

成亲对天尊来说是什么概念呢。
殷侯不再是孤身一人了。他会有爱他的人和他爱的人。
天尊不懂什么是爱。只是他知道了,殷侯跟他已经不一样了。
他的生命中,殷侯依旧是他与这个世界唯一的联系,可殷侯的生命中却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参与。他要有自己的生活了。

真好啊,万人嫌的命盘终于被破了。
这么多年了,第一次看你笑成这样。
那个姑娘是个好人。

天尊一定不知道自己心底的忽然的空荡荡的感觉是怎么来的。而这里面应当是没有世俗的情爱之欲的。但谁说其他感情就没有独占欲呢。
其实总结起来大概也就是最简单的一句话:这老鬼不厚道,怎么撇下我跑了。

成家。这对天尊来说是不可能的事情。他天生就是个冰娃娃,若不是妖王悉心的教导和那一百年内力的压制,天尊很快就会忘记自己是个人。
天尊……应该不是那种有保护欲的人。相反的,他才是需要依赖的那个。他依赖妖王,依赖殷侯,以至于后来对白玉堂也是依赖的。这些人是他生命中可以握住的一点光和温度,而除了这些人,其他的他都没有。
那个时候殷侯是天尊习惯性握住的光。而叶子衿出现在殷侯身边的那一刻,什么人情世故都不懂的天尊,突然一下子就懂了。
然后他第一次放开了手中的一点光,看着那点光向前方更温暖的地方遁去。

便正如歌词所写的。
送君千里直至峻岭变平川,惜别伤离临请饮清酒三两三。
一两祝你身边多银财
二两祝你方寸永不乱
余下祝你娇妻佳婿配良缘

想必多年后,他让白玉堂下山游历江湖结识四方好友时,也是一样的感慨。

天尊这孤独百年的命盘,便是因为他从来都没有真正长大过吧。



评论

热度(19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