浮生一日

无名之人后续的后续

绕腕:

>就是突然想写


>>希望有人记得前文和设定吧🙃


>>>大概就是晓毓做人的很多很多世里有一世遇见过他爹








都说宁做太平犬,不为乱世人。这一代的人间帝王兢兢业业,勤勤恳恳,终于迎来又一个海晏河清的太平盛世。


都城向南八十里有座云城,云城里有户乐善好施的好人家,好人家家里正正好有个年方十八的独子。


“刚才那些家丁,都是来找你的?”


发问的河边垂钓者生了副俊美无匹的相貌,素衫布衣,手持钓竿,毫无顾忌的席地而坐。


“对呀,之前怎么甩都甩不掉,可烦死个人。”


身量还未完全长开的少年人想是刚从水里窜出来,生了火一件件的烤衣服。


“我听他们叫你‘玉少爷’,你名字里嵌了‘玉’字?”


“对呀,我姓罗,单名一个玉字。”


闻言,垂钓者终于施舍了他的眼光。视线从少年的发顶开始缓缓扫到他光着的双脚,他道:


“你也配?”


罗家大少爷何曾被人这么不明不白的看轻过,一张脸气得白里透红红中带黑。


“你这钓叟,本少爷不和你一般见识。”


“离家出走?”


“……不是,我娘瞒着我给我定了亲,我气不过跑出来玩玩。”


“此处距云城不到十里,你倒是有本事,跑得够远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我说,像你这样的人物坐在河边垂钓,一般都是在等有缘人吧。恭喜你,等到了,就是我!”


“不,我只是在钓鱼,小儿聒噪,只怕你吓走我的鱼。”


“你太无趣了,就当解解闷,讲个故事总会吧。”


“……”


垂钓者直从正午讲到薄暮,天边火红一片,是天晴的好兆头。


“讲完了?”


“讲完了。”


少年人憋了半天,忍不住说:“这故事俗,太俗,我家看话本的小丫鬟都看不上的那种俗。”


“或许吧。”


“但有一点不知道你注意没有”,他神秘兮兮的说,“你描述锦觅是‘很是好看就是傻乎乎的’,介绍润玉的时候你却连‘翩若惊鸿,婉若游龙’这样酸掉牙的诗都念得出来……大哥,喜欢人家?”


垂钓者沉默不语。


少年把捡到的草根叼到嘴里,“你是不是特别后悔杀了他啊。”


“我说了,这只是个故事。”


“好好好,故事故事,换个问法,旭凤后悔吗,杀了润玉,他后悔吗。”


远处是连绵的青山,青山脚下有等着归人的茅舍。


垂钓者看见天上浮云变换,一如天道轮转不息。他轻声说:“我不知道。”














这样勉勉强强能算作奇遇的经历,并没有给他的人生带来什么变化。他接下来的一生顺遂康乐,家产殷实,儿女绕膝。年少时嫌弃过的发妻得与他相携共白头,人生如此,夫复何求。


鬼差来拘时,他望了眼熟睡的妻子,很平静的去了地府。


过鬼门,经黄泉,三生石前看尽前生事。


奈何桥头的老妪递上一碗清水,他将饮,老妪问他:“此生可有憾,此生可有悔?”


不知为何,他忽然想起十八岁那年映在河水中的晚霞。那个手持钓竿的青年人垂眸说他不知道。


夏日绚丽的云霞流光,半点跃不进他的眼。



评论

热度(107)

  1. 浮生一日绕腕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