浮生一日

【hp】电车问题及其变体

泥巴与细语:

*梗来自老邓一直被困在国王十字车站*


*人物不属于我,属于JK罗琳*


*脑洞不属于我,而属chao于xi le许许多多奇怪的电车问题*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1.【原版】


国王十字车站一辆列车呼啸而来,即将撞上前方铁轨的五个人。你可以扳动道岔,但就会撞上支线的另一个人。


 


2.列车员的花白胡子都颤抖了,他发现一切魔法均已失效。自己一生已经做了无数次关于牺牲的选择,为什么现在还要面对这个?


 


3.【血统论】


一辆列车呼啸而过,即将撞上前方铁轨的五个麻瓜。你可以扳动道岔,但就会撞上支线的另一个巫师。


a)    保护麻瓜的老疯子,现在也犹豫了吗?


b)    为了更伟大的利益……哈。


 


4.【递归】


一辆列车呼啸而过,即将撞上前方铁轨的五个人,你可以扳动道岔,但就会压过支线上的一个开关,并启动另外五辆电车驶向另外五个道岔、五条支线、五个开关和二十五个人。


 


5.【薛定谔】


一辆列车呼啸而过,即将撞上前方铁轨的五个人,或支线上的一个人。你忽然发现前面出现了一段漆黑的隧道。在隧道中,你同时轧死了五个人、轧死了一个人、救活了一个人和救活了五个人。波函数还没坍缩。


怎么,你竟宁愿被留在隧道里吗?


 


6.【伏地魔】


一辆列车呼啸而过,即将撞上前方铁轨的五个伏地魔。你可以扳动道岔,但就会撞上支线上的另外一个伏地魔。撞死更多的伏地魔意味着杀死更多的坏人,但留下更多的伏地魔意味着其中每一个成为独裁者的概率都会更低。


天杀的救世主在哪里?!


 


7.【环形轨道】


一辆列车呼啸而过,即将撞上前方铁轨的五个人,或支线上的一个人。此时还有第三条岔道,这是一个环形线路,意味着你有机会行驶一小时后再做出选择。


a)一小时又能决定什么呢?


b)锐利的蓝眼睛不易察觉的闪了闪。


60’ 他的嘴唇刚刚离开另一双,深深地望着眼前金色睫毛下爱人眼中闪动的快乐恣意。他放下大脑封闭术,任两人的思维一起交织缠绵——我愿意跟你走,去任何地方。我们一起——为了更伟大的利益。


48’ 门被一把撞开,阿不福斯愤怒的像一头失控的山羊。


32’ 三人同时抽出了魔杖。


18’ 门再次被推开了。


5’ 红头发的女孩儿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,血从她的嘴里淌出来,流过她温柔的面颊,流过她玻璃球似的永远也不会阖上的眼睛。


0’ 他最后一次看着金色头发和黑色袍子在空气中旋转着消失,蓝眼睛中有什么东西死了。他们再也不会见面——他肯定,他知道,他甚至是期望这一点。


a)    一小时又能决定些什么呢?


 


8.【无知之幕】


列车长驾驶着一辆列车呼啸而来,即将撞上前方铁轨的五个人,如果道岔被扳动,就会撞上支线的另一个人。你有权决定是否要扳动道岔,但是不知道自己是这七个人中的哪一个。


 


9.【幻境】


九又四分之三站台,孩子和家长们叽叽喳喳地挥手、亲吻、谈笑。氤氲的蒸汽模糊了这些鲜艳的影子,他们从未发现有一个绝望的老人一遍又一遍的开着同一辆列车。


而对他来说,他们也并不存在。


 


10.【西西弗斯的石头】


一辆列车呼啸而过,即将撞上前方铁轨的五个人,或支线上的一个人。列车长下定决心,终于做出了选择。可是在抵达岔口的一刹那,他发现自己又奇迹般的回到了原点。他继续疲惫的向前行驶——一到岔口又回到起点。如此周而复返。


梅林,求求你结束这一切吧!


11.【梅林】


梅林以每秒80个祈祷的速度接收从魔法界传来的恳求,平均每天工作三个小时。排除那些毫无意义的只是对于他和他的三角裤/袜子/其他生活用品的大呼小叫,以及被偶然解决的巧合,梅林以1/80的概率随机抽出问题作解答。


a)不怎么让人有信心,是吧?


b)可除了梅林又有谁能来解决眼前的困境呢?


 


12.【信息不对称】


副列车员不耐烦地甩了甩他油腻的黑色长发,从他的角度根本看不到前方的岔道。只能看到列车长的眼泪流进了花白胡子中。他抑制住自己马上要从鹰钩鼻子中喷出的一声不屑的“哼”。这是他第几次看到列车长哭啦?


但没有人知道的是,副列车员手中有一个拉杆,可以让整列列车停下来。列车长早已习惯了自己面对选择、筹划未来,独自一人吞下苦果。副列车员也习惯了听从指挥。


根本没有人知道,其实才是这整个方程组中最重要的隐藏变量。


 


13.【厄里斯魔镜】


我什么都决定不了,什么都解决不了。苍老的列车长疲倦地想。我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,但还总是会有人死去。这是个绝望的境地,是一个根本无法解开的谜题。


但他又不得不留在这里。留在国王十字车站。他要等一个孩子过来,他还欠他最后一个忠告。


 


列车长继续往前开着,忽然发现所有的岔道都消失了,铁轨的尽头是一面镜子,被无数闪着光的细小魔咒所环绕。


远远地,他看到镜中的自己抱着厚厚的一摞羊毛袜子,坐在温暖的壁炉边吃着柠檬雪糕,就这么悠悠闲闲地度过余生,再也不用面对什么该死的见鬼的列车、和列车难题。

评论

热度(149)